终于赢了

星空周刊作者:九(9)班 施柯宇 

    人人都赞美母爱的伟大,而我想说,父爱,其实也很伟大。

    从小我就信奉一句话,一山容不得二虎。我家的情况便是如此:我爸和我是两头凶暴的剑齿虎。

    我与父亲的争吵经常发生,但我常常迫于他的淫威,输家肯定是我。但在我进入初中后的一天的争吵,我感到我终于赢了他。

    正值叛逆期的我容不得他人的意见和批评。周末回到家后,我的房间就仿佛被鬼子扫荡过,杂乱不堪,简直不堪入目。父亲来到房间里,叫我收拾一下,我并没有理会他。一场恶战就此上演,最终结果便是他摔门而去,我却坐在电视机前沾沾自喜。

我想,我终于赢了父亲。然而现在想想那时的我赢得却如此不光彩,如此落魄。

我第一次发现父亲也有柔和的一面的是在我九年级的上半学期。那阵子恰逢期中考试,又感冒了。我在家奋斗着。半夜,房门悄悄地打开了,凭直觉我知道是父亲,我没有望他,因为我不想点燃战斗的引线。我想,今天我要赢在“此地无声胜有声”。最终还是他打破了沉默,将一只碗放到我面前。“喝吧。”两个字十分有力地蹦了出来。今天我没有违抗,也不想违抗。照着他说的,端起了碗,喝了一小口,是姜汤。甜甜的,辣辣的感觉,让我直冒汗。正想开销几句,却没有作声,因为他开口了:“知道你感冒老不好,所以熬了点姜汤给你。”我始终没有吭声,喝完姜汤,我斜睨了一眼他,他似乎很没趣,也似乎笑了,有点灿烂。他走了,房门又被悄悄地关上,一切都是如此的安静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 我想,我终于又赢了,但心里却有一丝苦苦的东西在弥漫。现在想想也许我与父亲之间的冰山正是在那一刻开始消融的。

    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仔细观察父亲还是在三周前。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健壮的父亲也会生病,一场如此严重的病。

    我来到他的病床旁,望着他的脸,苍白,似乎瘦了许多,那双明亮的大眼睛此刻紧闭着,也许他太累了。我悄悄地握起他的手,感觉如此熟悉,小时候我牵着这双手的一幕幕如潮水一样汹涌而至,让我不能自已。我不得不轻轻放下他的手,来到走廊。

    我坐在医院的走廊里良久,想着与父亲争吵的一个个场景,一股歉意便涌上心头。此时的我正想大哭一场,这时病房门轻轻地打开了,父亲从里面走了出来,我与他四目相对。我站起来,紧紧地拥抱着他,似乎怕失去什么似的,我伏在他肩膀上,脑海里有许许多多的话要跟他说,但一时却不知说什么好,只单单地“爸”了一声,就什么也说不出来,不争气的眼泪却滚落了下来,掉在他的肩膀上……

    现在的我想着,我终于赢了,赢得了世界上最好的父亲的理解。

    伟大的父爱,沉默的父爱,我已赢得,无所遗憾。